手机版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房产资讯 > 文章 当前位置: 房产资讯 > 文章

一线城市扩容计,崇左有人欢喜,有人梦断

时间:2020-03-21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网络    作者:崇左TV - 小 + 大

和三线城市幻想着升格省会,二线城市升格直辖市一样,一线城市其实也幻想的扩容。无论是北京、深圳还是广州、上海。

 

无一不明里暗里的希望自己的城市,面积能够扩大。

 

前几天,通州协同北三县合作的规划文件一出,几乎上注定了,北三县从此再和入北京无缘。再加上深圳扩容区的建设启动。

至此,一线城市的扩容路逐渐清晰。

北三县人的梦

 

如果说之前入京还能有些许希望,那么当新政策发布那一刻,北三县所有的期望都可以彻底放下了。

 

几天前,上层发布了《北京市通州区与河北省三河、大厂、香河三县市协同发展规划》,新规一出,有10W+爆文称北三县“半入”北京,憧憬很美好,但实则行文鸡血,解读过度。

 

不过,只从字面上看其实是对的,因为自此,北三县再无并进京城的可能。

 

为什么这么说,我们先来了解一下北三县:

1958年3月,河北省的通县、顺义、大兴、良乡、房山划入北京市,10月河北省怀柔、密云、平谷、延庆四个县也划归北京市。确立了北京的区划格局,并一直沿用至今。

 

1973年,河北省蓟县划归了天津市。于是,剩下最后的三个县,三河市(县级)、大厂回族自治县、香河县归属于河北省廊坊市,成为京津之间的一块“飞地”。

 

也就是为何,如今从地图上看三县,是被北京和天津包围的状态。

 

数年来,北三县楼市都有一个经久不衰的谎言:“北三县有望划归北京。通过北三县买套房,更准确的说是燕郊买套房,未来摇身一变成为新北京人。”

 

但实际上,北京的日益臃肿,大城市病也确实愈发严重。大城市病不是一味的摊大饼就可以解决,所以疏导才是问题的关键。

 

于是,燕郊成了北京疏导北漂的首选之地,每天数万数十万人睡在燕郊,奔波往返于和北京之间的路上。这样的状态已经持续了十几二十年,并不是新鲜事物。

 

北京不辟谣,燕郊限户籍限社保,好似有些苗头。

 

大家相安无事,都还有一丝幻想,怀着美好的憧憬,生活着。

 

即使,北三县在限购这几年,跌成了全国楼市的笑话,许许多多人还抱着放长线钓大鱼的心态,憧憬着未来并进北京户籍后的优越生活。

 

特别是市府的迁移,通州的副中心确立壮大,近在咫尺的北三县重燃希望。

 

而这次,新规划又提到颇多的高规格内容,强调:

“充分发挥北京城市副中心的辐射带动作用,推进通州区与北三县高质量发展,实现功能分工协同、交通互联互通、生态共建共管、设施共建共享、安全联防联控,探索统一规划、统一政策、统一标准、统一管控的协同机制,成为京津冀交界地区协同发展的典范。”

看似很美好,实际却是泼了一盆冷水。

 

因为,在这个新政中期望达到的合作示范典范,是基于庞大的区域差异。这些所谓的推动辐射,是基于文件中最重要的一句话:“有利于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!”

 

再精简就是两个字:“疏解”

 

疏导不是融入,在整个新政几万字的内容中,融入只提到过一次,还是讲:“构建新型城乡格局,融入区域开放大局。”,和北三县融入北京丝毫没有关系

如果你觉得发改委发文,是国家最高级别的认可,那恐怕更错了。

 

在我看来,他并不是好事儿,反而是坏事儿!

 

因为发改委级别太高,意味着最高官方已经定调,北三县再无机会被更高官方重新定义,并入北京的可能。

 

如果你说我抠字眼,我们就从实际情况再来说一说。

 

北京最缺什么,北三县恰恰给不了什么。

 

北京缺少新的经济增长极,北京也缺净地作为新城,疏导城市的功能。

 

而通州可以,虽然通州不是净地,但仍然有大量的土地,并且原本就是北京的地界,在北京的整体规划中,所有的问题都好解决。

 

而反观北三县,北三县的支柱是什么?房地产。

 

北三县最多的是什么?房地产!

 

所以,根本不需要赘述。

 

北京只会逐步的完善交通,让城市内的低收入人群疏导到北三县居住,这个是不争的事实。但如果你是领导,一块空地和一块“种满”房子的土地,你会接受哪个?

 

除了种满的房子,北三县还有大量被内定被囤积有主的土地,被房地产搞的满目疮痍的北三县,北京拿来之后除了增加管理成本和难度,没有其他任何用途。

图为密密麻麻的燕郊

这也就是为什么,如此近的北三县北京迟迟不伸手,反而一举拿下雄安三县,打造千年大计。

 

因为雄安三县的特点是:

1. 穷!

2. 没有房地产!

3. 就算不叫雄安叫北京某区,也不会抢占北京市区的社会资源

 

我再说一个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的事情!北京的户籍有多难落?

 

假如你要通过结婚落户北京,需要结婚10年,并且45岁以上,才有资格。

 

所以,北三县想并入北京这件事,在有户籍时代,是不大可能了。

 

深圳的扩容大计

 

和北京相比,深圳的扩容更加迫切。

北上广深四大城市中,深圳的面积远远小于其他三城。不足2000平方公里的深圳,塞下了一千多万人口,三百多万辆车,创造了两万多亿GDP。

 

制造业因成本外迁外流,无法平衡供需提供足量的土地开发,都成了深圳这几年最大的痛点。扩容迫不及待!

 

周边的城市,例如东莞的镇区,惠州的县区、大亚湾都和北三县一样,时时刻刻在憧憬并入深圳。

 

图为密密麻麻的惠阳

特别是惠州惠阳、大亚湾开发区,更是这类宣传的重灾区,并且也是持续数年。

 

但2018年12月16日深汕合作区正式揭牌,也正式宣告了深圳另辟蹊径的扩容之路,正式落地。

 

鉴于篇幅,我长话短说。

 

揭牌后的深汕合作区,已经彻底的脱离了汕尾的管理,成为了深圳的一部分。车牌、户籍、各种政策,都在逐步变更,与深圳同步。除了名字没有叫深圳市某区以外,和深圳的待遇没有其他区别。包括此次疫情期间政府摇号送口罩的范围,也都含有深汕合作区。

 

按照有关人士预测,改名成深圳市某区,也就是这两年就可以实现的事情。

 

图为深汕合作区卫星图

深汕为什么能并入深圳,这和北京的扩容其实是一样的道理。

 

仍然是三个定理:

1.穷!

2.没有房地产!

3.并入深圳,也不会明显抢占原市区的社会资源。

 

接盘前的深山合作区,我们有去实地考察,四百多万平方公里只有7万多居民。几个镇区一个比一个穷,属于一张白纸,净地可开发。

 

拿下这片广袤土地后,规划成本和开发成本,要远远低于规划改造南山福田尚未改造的城中村农民房。

 

3月18日,深汕合作区的中心区第一批50平方公里的中心区,正式启动。

这也宣告了, 深圳的扩容大计正式落地。

 

同时,我们也应该明白,夹在深圳和深山合作区之间的惠阳、大亚湾、惠东,其实就是南方版的“北三县”。

 

我觉得称之其为“南三县”,都没问题。

 

惠阳、大亚湾更是如同燕郊,大面积的种房子,土地被当地关系户大面积圈走。同时没有被深圳渴求的产业,没有大面积可开发商可规划的净地。

图为密密麻麻的惠阳

所以,无论深圳如何扩容,如何示范区,国家如何给大礼包,“南三县”并入深圳的可能性和北三县一样微乎其微。

 

做好深漂人的疏散地,尽可能的与深圳接轨,不掉链子,可能是未来几十年最好的发展出路。

 

成也房地产,败也房地产。

 

无论是北三县还是南三县,依靠着中国的巅峰城市,都把房地产作为了最最首要的发展方向。而这样的结果就是,虽然靠房地产拿到了税收有了财政,甚至经济排名都逐步的优于省内的其他县区。

 

但这样的结果,就是挥霍土地后,把自己并入融入一线城市的可能性,亲手断掉。

 

所以,我在标题中说到,有人欢喜,有人梦断。

 

如果你还在做着北三县南三县并入邻居一线城市的梦。

 

希望你,看完文章,摇一摇自己。

 

梦该醒了!

 -END-

上一篇:崇左买房是买上上城毛坯的还是翰林华府这种精装的好?

下一篇:没有了

备案ICP编号  |   QQ:微信:12121044  |  地址:崇左TV  |  电话:微信:12121044  |